2009年9月24日星期四

说一下前苏联切而诺贝利核电站

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首府基辅以北130公里处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猛烈爆炸,反应堆机房的建筑遭到毁坏,同时发生了火灾,反应堆内的放射物质大量外泄,周围环境受到严重污染,造成了核电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事故。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共有4个功率均为100万千瓦的核反应堆,其发电量占乌克兰总发电量的50%,并向大多数东欧国家提供重要电力。但该核电站的反应堆是20世纪70年代引进的水冷式石墨慢化反应堆,铀燃料棒放在一大堆石墨中,由石墨有效地控制反应的速度,从而产生推动涡轮机的蒸汽。由于石墨反应堆不够安全,许多年以前就被西方国家抛弃了。这种反应堆的冷却系统一旦发生故障,堆芯石墨棒的温度就会猛增,直至超过熔点而导致熔毁事故。
1986年4月25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4号反应堆的工作人员违反操作规程连续切断反应堆的电源,使主要冷却系统停止工作。于是堆芯温度迅速升高,造成氢气过浓,以至26日凌晨发生猛烈爆炸,爆炸引起机房起火,浓烟使人呼吸困难,放射性物质不断外溢。核电站所在地区有2.5万居民,这些居民从26日晨开始疏散,疏散共用了34个小时。
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大量放射尘埃污染到北欧、东西欧部分国家,瑞典、丹麦、芬兰以及欧洲共同体于4月29日向苏联提出强烈抗议。瑞典国家放射学研究所发言人说,这次事故后飘落到瑞典东部沿海地区的放射物质的含量已超过正常标准的100倍。瑞典北部的福尔斯马克核电站周围10公里范围内发现放射尘埃增多,600名工人被迫撤离核电站,近千名居民排着长队等候接受放射性尘埃的检查。丹麦首相施吕特强烈谴责苏联未能立即就核电站发生的事故向其邻国发出警报。受到污染最重的是波兰,波兰政府专门成立了由副总理牵头的委员会,负责处理这起事故的危害等有关问题,并采取措施防止核电站溢出的放射尘埃危害波兰人的健康,指示人们不要食用喂养青饲料的奶牛所产的牛奶,向有关地区18岁以下居民发放碘化钾。南斯拉夫政府也要求居民不要利用雨水,不要饮用放牧于野外的牛羊的奶,不要生吃新鲜蔬菜。

一时间,切尔诺贝利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尽管最初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想掩盖事故真相,但是毕竟纸包不住火,反而招来世界舆论的强烈批评。

苏联采取紧急措施,一方面迅速疏散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居民,一方面用大量混凝土浇在四号核反应堆上,以致把整个四号核反应堆包裹在混凝土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石棺”。

关于切尔诺贝利四号核反应堆的爆炸事故原因,当时查明的原因是值班工程师操作不慎,造成水泵开慢,冷却水不够,核反应急剧升温,以致引发爆炸。

俄罗斯科学家对事故提出新的解释:在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一时二十三分四十秒,切尔诺贝利发生了震级为一点六至三点二级的地震,使四号核反应堆受到破坏。二十秒后,导致了四号核反应堆发生爆炸。俄罗斯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院和乌克兰科学院地质物理研究院都证实当时确实发生了地震。

不论引发切尔诺贝利四号核反应堆发生爆炸的原因是什么,这次事故的后遗症却是挥之不去、时时困扰着乌克兰的难题。

我见到如下怵目惊心的统计: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使四周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的十五万平方公里面积的地区受到污染,居住在这一地区的总人口达八百万——其中乌克兰和俄罗斯各为三百万人,白俄罗斯为二百万人。参加抢险的八十三万四千人中,已经有五万五千人死亡,十五万人残废。

尽管切尔诺贝利的第四号反应堆已经用“石棺”埋葬,但是这“石棺”却无底——因为大量的混凝土只是浇在核反应堆表面,无法浇在核反应堆底部。于是,大量放射性物质随着地下水向外扩散!

另外,“石棺”还不断出现裂缝,每年都要进行修补……

乌克兰总理尤申科忧心忡忡,用这样的话形容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给乌克兰带来的巨大压力:“乌克兰为此背负着极沉重的政治和财政负担与生态责任。”

乌克兰总理说的是实话。自从爆发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以来,乌克兰政府每年需要拨款十亿美元用于消除灾难后果,迄今已耗资一百四十多亿美元。对于乌克兰这样经济并不宽裕的国家来说,无疑是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

在爆发切尔诺贝利核灾难之后,当时的苏联政府曾经作出决定,在一九九三年之前,关闭切尔诺贝利所有的核电站。

然而,在苏联解体之后,一九九三年十月,乌克兰议会撤销了原苏联政府的决定,原因是乌克兰电力短缺,亟需继续使用来自切尔诺贝利的核电。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除了第四号核反应堆早已埋于“石棺”之中以外,第二号核反应堆在一九九一年十月因发生火灾而关闭,第一号核反应堆则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因发生事故而关闭。于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四个核反应堆,只剩下第三号核反应堆尚在运转。

西方关注着切尔诺贝利,因为切尔诺贝利的核污染,不仅给乌克兰、俄罗斯、白俄罗斯带来痛苦,而且也向欧洲其他国家扩散,波及西方的安全。

在西方眼中,“切尔诺贝利”是一颗“定时炸弹”!

西方科学家指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在设计上就存在诸多错误,因此再次爆发核灾难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西方舆论强烈呼吁乌克兰彻底关闭切尔诺贝利所有核反应堆,而乌克兰政府则强调财政困难。

一九九六年四月,西方七国以及欧洲联盟与乌克兰在莫斯科签署关于解决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问题的谅解备忘录,规定该电站必须在二OOO年年底前全部关闭,西方七国为此承诺向乌克兰提供至少三十亿美元的援助。

然而,西方答应的援助迟迟没有到位,乌克兰也就迟迟没有关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

二OOO年六月,美国克林顿总统访问乌克兰,主要就关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问题与乌克兰总统库奇马总统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克林顿保证美国向乌克兰经济援助。

经过会谈,乌克兰库奇马总统宣布: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将在二OOO年十二月十五日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作为国家总统,我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现在该是那些承诺帮助乌克兰关闭核电站的人们行动的时候了。”

在二OOO年十二月十五日当地时间十三时十五分,乌克兰总统库奇马在基辅的“乌克兰宫”通过直线电话下达了彻底关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命令,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最后一个仍在运行的第三号机组被正式关闭。

从此,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终于画上了句号。

切尔诺贝利的四座核反应堆,被埋葬在四个硕大的“石棺”之中。每当春天到来,切尔诺贝利绿草丛生,而四座“石棺”上寸草不长,形成绿色海洋中的四个光秃秃的小岛。

正当人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科学家指出,切尔诺贝利核污染的威胁,要经过漫长的一百年,才可能消失。

笑容从人们的脸上消失。切尔诺贝利的阴影,依旧笼罩着乌克兰,笼罩着切尔诺贝利周边的国家。

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白俄罗斯部长会议(议会)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后果问题委员会发言人25日宣布,从核电站事故至今20年来造成的损失为2350亿美元,该数字包括20年来从辐射导致无数人患病或死亡到事故地区农作物颗粒无收在内的各种损失。

白议会核电站事故委员会发言人宣布:“20年内白俄罗斯为解决切尔诺贝利灾难引起的问题花费了117亿美元,最近5年来共拨款15亿美元。白俄罗斯境内约有21万人因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果引起的疾病致残,每年为25万人提供免费治疗和康复服务,其中21.2万人是儿童。”

据统计,白俄罗斯深受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危害,共有21%的领土受到铯-137的辐射沾染,10%的地区被锶-90沾染,3%的地区渗透有贫铀。学者预测,到2058年,白俄罗斯境内的辐射情况将会更加严重。

核电站事故后,共有13万7600人被疏散,离开沾染地区,国家在未被沾染的地区建了239个村镇,6.6万套房屋,安置移民。目前,在沾染地区内还有2800个村庄,340家工业企业,生活着150万人。

核电站事故辐射危害严重,事故后第一年内,大约释放了50%的辐射量,前5年内这一比例达到了80%,对沾染地区居民健康造成了极大危害,其中受害的7岁以下儿童占15%,7-17岁少年儿童占10%,成年人占70%,事故后出生的人占5%。目前白俄罗斯居民仍受到辐射影响,90%以上是衰变周期较长的铯-137。

现在,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地区方圆30公里的隔离内没有一人居住,全由铁丝网围住,设有检查站,警察只允许学者入内考察。20年来,无论是在事故地区,30公里隔离区,还是在白俄罗斯境内任何地方,尚未发现一例动物变异情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