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星期三

棋王 (4) - 阿 城

  • 棋王 (1) - 阿 城

  • 棋王 (2) - 阿 城

  • 棋王 (3) - 阿 城

  • 棋王 (4) - 阿 城





  • 第二天一早儿,大家满身是土地起来,找水擦了擦,又约画家到街上去吃。画
    家执意不肯,正说着,脚卵来了,很高兴的样子。王一生对他说:"我不参加这个
    比赛。"大家呆了,脚卵问:"蛮好的,怎么不赛了呢?省里还下来人视察呢!"
    王一生说:"不赛就不赛了。"我说了说,脚卵叹道:"书记是个文化人,蛮喜欢
    这些的。棋虽然是家里传下的,可我实在受不了农场这个罪,我只想有个干净的地
    方住一住,不要每天脏兮兮的。棋不能当饭吃的,用它通一些关节,还是值的。家
    里也不很景气,不会怪我。"画家把双臂抱在胸前,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脸,看着天
    说:"倪斌,不能怪你。你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要求。我这两年,也常常犯糊涂,生
    活太具体了。幸亏我还会画画儿。何以解忧?唯有――唉。"王一生很惊奇的看着
    画家,慢慢转了脸对脚卵说:"倪斌,谢谢你。这次比赛决出高手,我登门去与他
    们下。我不参加这次比赛了。"脚卵忽然很兴奋,攥起大手一顿,说:"这样,这
    样!我呢,去跟书记说一下,组织一个友谊赛。你要是赢了这次的冠军,无疑是真
    正的冠军。输了呢,也不太失身份。"王一生呆了呆:"千万不要跟什么书记说,
    我自己找他们下。要下,就与前三名都下。"

    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去看各种比赛,倒也热闹。王一生只钻在棋类场地外
    面,看各局的明棋。第三天,决出前三名。之后是发奖,又是演出,会场乱哄哄的
    ,也听不清谁得的是什么奖。

    脚卵让我们在会场等着,过了不久,就领来两个人,都是制服打扮。脚卵作了
    介绍,原来是象棋比赛的第二、三名。脚卵说:"这位是王一生,棋蛮厉害的,想
    与你们两位高手下一下,大家也是一个互相学习的机会。"两个人看了看王一生,
    问:"那怎么不参加比赛呢?我们在这里呆了许多天,要回去了。"王一生说:"
    我不耽误你们,与你们两人同时下。"两人互相看了看,忽然悟到,说:"盲棋?
    "王一生点一点头。两人立刻变了态度,笑着说:"我们没下过盲棋。"王一生说
    :"不要紧,你们看着明棋下。来,咱们找个地方儿。"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
    立刻嚷动了,会场上各县的人都说有一个农场的小子没有赛着,不服气,要同时与
    亚、季军比试。百十个人把我们围了起来,挤来挤去地看,大家觉得有了责任,便
    站在王一生身边儿。王一生倒低了头,对两个人说:"走吧,走吧,太扎眼。"有
    一个人挤了进来,说:"哪个要下棋?就是你吗?我们大爷这次是冠军,听说你不
    服气,叫我来请你。"王一生慢慢地说:"不必。你大爷要是肯下,我和你们三人
    同下。"众人都轰动了,拥着往棋场走去。到了街上,百十人走成一片。行人见了
    ,纷纷问怎么回事,可是知青打架?待明白了,就都跟着走。走过半条街,竟有上
    千人跟着跑来跑去。商店里的店员和顾客也都站出来张望。长途车路这里开不过,
    乘客们纷纷探出头来,只见一街人头攒动,尘土飞起多高,轰轰的,乱纸踏得嚓嚓
    响。一个傻子呆呆地在街中心,咿咿呀呀地唱,有人发了善心,把他拖开,傻子就
    依了墙根儿唱。四五条狗窜来窜去,觉得是它们在引路打狼,汪汪叫着。

    到了棋场,竟有数千人围住,土扬在半空,许久落不下来。棋场的标语标志早
    已摘除,出来一个人,见这么多人,脸都白了。脚卵上去与他交涉,他很快地看着
    众人,连连点头儿,半天才明白是借场子用,急忙打开门,连说"可以可以",见
    众人都要进去,就急了。我们几个,马上到门口守住,放进脚卵、王一生和两个得
    了名誉的人。这时有一个人走出来,对我们说:"高手既然和三个人下,多我一个
    不怕,我也算一个。"众人又嚷动了,又有人报名。我不知怎么办好,只得进去告
    诉王一生。王一生咬一咬嘴说:"你们两个怎么样?"那两个人赶紧站起来,连说
    可以。我出去统计了,连冠军在内,对手共是十人,脚卵说:"十不吉利的,九个
    人好了。"于是就九个人。冠军总不见来,有人来报,既是下盲棋,冠军只在家里
    ,命人传棋。王一生想了想,说好吧。九个人就关在场里。墙外一副明棋不够用,
    于是有人拿来八张整开白纸,很快地画了格儿。又有人用硬纸剪了百十个方棋子儿
    ,用红黑颜色写了,背后粘上细绳,挂在棋格儿的钉子上,风一吹,轻轻地晃成一
    片,街上人也嚷成一片。

    人是越来越多。后来的人拼命往前挤,挤不进去,就抓住人打听,以为是杀人
    的告示。妇女们也抱着孩子们,远远围成一片。又有许多人支了自行车,站在后架
    上伸脖子看,人群一挤,连着倒,喊成一团。半大的孩子们钻来钻去,被大人们用
    腿拱出去。数千人闹闹嚷嚷,街上像半空响着闷雷。

    王一生坐在场当中一个靠背椅上,把手放在两条腿上,眼睛虚望着,一头一脸
    都是土,像是被传讯的歹人。我不禁笑起来,过去给他拍一拍土。他按住我的手,
    我觉出他有些抖。王一生低低地说:"事情闹大了。你们几个朋友看好,一有动静
    ,一起跑。"我说:"不会。只要你赢了,什么都好办。争口气。怎么样?有把握
    吗?九个人哪!头三名都在这里!"王一生沉吟了一下,说:"怕江湖的不怕朝廷
    的,参加过比赛的人的棋路我都看了,就不知道其他六个人会不会冒出冤家。书包
    你拿着,不管怎么样,书包不能丢。书包里有……"王一生看了看我,"我妈的无
    字棋。"他的瘦脸上又干又脏,鼻沟也黑了,头发立着,喉咙一动一动的,两眼黑
    得吓人。我知道他拼了,心里有些酸,只说:"保重!"就离了他。他一个人空空
    地在场中央,谁也不看,静静的像一块铁。

    棋开始了。上千人不再出声儿。只有自愿服务的人一会儿紧一会儿慢地用话传
    出棋步,外边儿自愿服务的人就变动着棋子儿。风吹得八张大纸哗哗地响,棋子儿
    荡来荡去。太阳斜斜地照在一切上,烧得耀眼。前几十排的人都坐下了,仰起头看
    ,后面的人也挤得紧紧的,一个个土眉土眼,头发长长短短吹得飘,再没人动一下
    ,似乎都把命放在棋里搏。

    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古的东西涌上来,喉咙紧紧地往上走。读过的书,有的近
    了,有的远了,模糊了。平时十分佩服的项羽、刘邦都目瞪口呆,倒是尸横遍野的
    那些黑脸士兵,从地下爬起来,哑了喉咙,慢慢移动。一个樵夫,提了斧在野唱。
    忽然又仿佛见了呆子的母亲,用一双弱手一张一张地折书页。

    我不由伸手到王一生书包里去掏摸,捏到一个小布包儿,拽出来一看,是个旧
    蓝斜纹布的小口袋,上面绣了一只蝙蝠,布的四边儿都用线做了圈口,针脚很是细
    密。取出一个棋子,确实很小,在太阳底下竟是半透明的,像是一只眼睛,正柔和
    地瞧着。我把它攥在手里。

    太阳终于落下去,立即爽快了。人们仍在看着,但议论起来。里边儿传出一句
    王一生的棋步,外面的人就嚷动一下。专有几个人骑车为在家的冠军传送着棋步,
    大家就不太客气,笑话起来。

    我又进去,看见脚卵很高兴的样子,心里就松开一些,问:"怎么样?我不懂
    棋。"脚卵抹一抹头发,说:"蛮好,蛮好。这种阵式,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你想
    想看,九个人与他一个人,九局连环!车轮大战!我要写信给我的父亲,把这次的
    棋谱都寄给他。"这时有两个人从各自的棋盘前站起来,朝着王一生鞠躬,说:"
    甘拜下风。"就捏着手出去了。王一生点点头儿,看了他们的位置一眼。

    王一生的姿式没有变,仍旧是双手扶膝,眼平视着,像是望着极远极远的远处
    ,又像是盯着极近的近处,瘦瘦的肩挑着宽大的衣服,土没拍干净,东一块儿,西
    一块儿。喉节许久才动一下。我第一次承认象棋也是运动,而且是马拉松,是多一
    倍的马拉松!我在学校时,参加过长跑,开始后的五百米,确实极累,但过了一个
    限度,就像不是在用脑子跑,而像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又像是一架到了高度的滑翔
    机只管滑翔下去。可这象棋,始终是处在一种机敏的运动之中,兜捕对手,逼向死
    角,不能疏忽。我忽然担心起王一生的身体来。这几天,大家因为钱紧,不敢怎么
    吃,晚上睡得又晚,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场面。看着王一生稳稳地坐在那里,
    我又替他睹一口气:死顶吧!我们在山上扛木料,两个人一根,不管路不是路,沟
    不是沟,也得咬牙,死活不能放手。谁若是顶不住软了,自己伤了不说,另一个也
    得被木头震得吐血。可这回是王一生一个人过沟坎儿,我们帮不上忙。我找了点儿
    凉水来,悄悄走近他,在他跟前一挡,他抖了一下,眼睛刀子似的看了我一下,一
    会儿才认出是我,就干干地笑了一下。我指指水碗,他接过去,正要喝,一个局号
    报了棋步。他把碗高高地平端着,水纹丝儿不动。他看着碗边儿,回报了棋步,就
    把碗缓缓凑到嘴边儿。这时下一个局号又报了棋步,他把嘴定在碗边儿,半晌,回
    报了棋步,才咽一口水下去,"咕"的一声儿,声音大得可怕,眼里有了泪花。他
    把碗递过来,眼睛望望我,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里面游动,嘴角儿缓缓流下一滴
    水,把下巴和脖子上的土冲开一道沟儿。我又把碗递过去,他竖起手掌止住我,回
    到他的世界里去了。

    我出来,天已黑了。有山民打着松枝火把,有人用手电筒照着,黄乎乎的,一
    团明亮。大约是地区的各种单位下班了,人更多了。狗也在人前蹲着,看人挂动棋
    子,眼神凄凄的,像是在担忧。几个同来的队上知青,各被人围了打听。不一会儿
    ,"王一生"、"棋呆子"、"是个知青"、"棋是道家的棋",就在人们嘴上传
    。我有些发噱,本想到人群里说说,但又止住了,随人们传吧,我开始高兴起来。
    这时墙上只有三局在下了。

    忽然人群发一声喊。我回头一看,原来只剩了一盘,恰是与冠军的那一盘。盘
    上只有不多几个子儿。王一生的黑子儿远远近近地峙在对方棋营格里,后方老帅稳
    稳地呆着,尚有一"士"伴着,好像帝王与近侍在聊天儿,等着前方将士得胜回朝
    ;又似乎隐隐看见有人在伺候酒宴,点起尺把长的红蜡烛,有人在悄悄地调整管弦
    ,单等有人跪奏捷报,鼓乐齐鸣。我的肚子拖长了音儿在响,脚下觉得软了,就拣
    个地方坐下,仰头看最后的围猎,生怕有什么差池。

    红子儿半天不动,大家不耐烦了,纷纷看骑车的人来没有,嗡嗡地响成一片。
    忽然人群乱起来,纷纷闪开。只见一老者,精光头皮,由旁人搀着,慢慢走出来,
    嘴嚼动着,上上下下看着八张定局残子。众人纷纷传着,这就是本届地区冠军,是
    这个山区的一个世家后人,这次"出山"玩玩儿棋,,不想就夺了头把交椅,评了
    这次比赛的大势,直叹棋道不兴。老者看完了棋,轻轻抻一抻衣衫,跺一跺土,昂
    了头,由人搀进棋场。众人都一拥而起。我急忙抢进了大门,跟在后面。只见老者
    进了大门,立定,往前看去。

    王一生孤身一人坐在大屋子中央,瞪眼看着我们,双手支在膝上,铁铸一个细
    树椿,似无所见,似无所闻。高高的一盏电灯,暗暗地照在他脸上,眼睛深陷进去
    ,黑黑的似俯视大千世界,茫茫宇宙。那生命像聚在一头乱发中,久久不散,又慢
    慢弥漫开来,灼得人脸热。众人都呆了,都不说话。外面传了半天,眼前却是一个
    瘦小黑魂,静静地坐着,众人都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半晌,老者咳嗽一下,底气很足,十分洪亮,在屋里荡来荡去。王一生忽然目
    光短了,发觉了众人,轻轻地挣了一下,却动不了。老者推开搀的人,向前迈了几
    步,立定,双手合在腹前摩挲了一下,朗声叫道:"后生,老朽身有不便,不能亲
    赴沙场。命人传棋,实出无奈。你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棋道,我看了,汇道禅于一
    炉,神机妙算,先声有势,后发制人,遣龙治水,气贯阴阳,古今儒将,不过如此
    。老朽有幸与你接手,感触不少,中华棋道,毕竟不颓,愿与你做个忘年之交。老
    朽这盘棋下到这里,权做赏玩,不知你可愿意平手言和,给老朽一点面子?"

    王一生再挣了一下,仍起不来。我和脚卵急忙过去,托住他的腋下,提他起来
    。他的腿仍是坐着的样子,直不了,半空悬着。我感到手里好像只有几斤的份量,
    就暗示脚卵把王一生放下,用手去揉他的双腿。大家都拥过来,老者摇头叹息着。
    脚卵用大手在王一生身上,脸上,脖子上缓缓地用力揉。半晌,王一生的身子软下
    来,靠在我们手上,喉咙嘶嘶地响着,慢慢把嘴张开,又合上,再张开,"啊啊"
    着。很久,才呜呜地说:"和了吧。"

    老者很感动的样子,说:"今晚你是不是就在我那儿歇了?养息两天,我们谈
    谈棋?"王一生摇摇头,轻轻地说:"不了,我还有朋友。大家一起来的,还是大
    家在一起吧。我们到、到文化馆去,那里有个朋友。"画家就在人丛里喊:"走吧
    ,到我那里去,我已经买好了吃的,你们几个一起去。真不容易啊。"大家慢慢拥
    了我们出来,火把一团儿照着。山民和地区的人层层团了,争睹棋王风采,又都点
    头儿叹息。

    我搀了王一生慢慢走,光亮一直随着。进了文化馆,到了画家的屋子,虽然有
    人帮着劝散,窗上还是挤满了人,慌得画家急忙把一些画儿藏了。

    人渐渐散了,王一生还有一些木。我忽然觉出左手还攥着那个棋子,就张了手
    给王一生看。王一生呆呆地盯着,似乎不认得,可喉咙里就有了响声,猛然"哇"
    地一声儿吐出一些粘液,呜呜地说:"妈,儿今天……妈――"大家都有些酸,扫
    了地下,打来水,劝了。王一生哭过,滞气调理过来,有了精神,就一起吃饭。画
    家竟喝得大醉,也不管大家,一个人倒在木床上睡去。电工领了我们,脚卵也跟着
    ,一齐到礼堂台上去睡。

    夜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王一生已经睡死。我却还似乎耳边人声嚷动,眼前
    火把通明,山民们铁了脸,肩着柴禾林中走,咿咿呀呀地唱。我笑起来,想:不做
    俗人,哪儿会知道这般乐趣?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有真人生在里面,
    识到了,即是幸,即是福。衣食是本,自有人类,就是每日在忙这个。可囿在其中
    ,终于还不太像人。倦意渐渐上来,就拥了幕布,沉沉睡去。

    □ 初刊于《上海文学》一九八四年七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