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3日星期六

南阳:才是诸葛亮躬耕之地

    从1990年《三国演义》特种邮票中“三顾茅庐”的发行到2003年初中语文教材关于诸葛亮躬耕地的“教材门”事件;从2008年央视播放的襄樊城市广 告:“诸葛躬耕地,山水襄樊城。”到近期高希希版电视连续剧新《三国》的对白……一段清晰可见的历史,何以引发千年争论,并一次次触痛南阳人的神经,伤害 南阳人的感情?
    “襄阳城外三十里,有一片山野名叫隆中,住着一位当代奇才……此人姓诸葛,字孔明,因为住于卧龙岗上,所以又号卧龙先生。”这是近期在各大卫视热播的电视 连续剧新《三国》第32集里,徐庶向刘备举荐诸葛亮时所讲的一段对白。这段对白,在数亿电视观众面前公然将卧龙先生躬耕地从南阳“搬”至襄阳,引发了南阳 人的强烈抗议——
    5月29日,南阳30名小学生在卧龙岗门前“千古人龙”碑坊下齐声诵读《出师表》,抗议新《三国》;
    6月14日,端午节假期第一天,上千南阳人来到卧龙岗参加“南阳人爱南阳,拒看新《三国》”签名活动;
    ……
【声音】
二月河:历史不属于有钱人
    “新《三国》的编剧认为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学术界也不会把他表达的东西当成考证,大家也可以不信的。”著名作家二月河说,诸葛亮躬耕地就在南阳。南阳在 汉代是大都市,有《南都赋》为证,它在当时是除首都之外的第二大城市,经济、文化、教育等都极为昌盛。张衡、张仲景等名垂千古的优秀人才也都是和诸葛亮同 时期的人。而襄阳在当时很小,出现诸葛亮的情况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出现了一拨顶尖人才,我们可以理解;但突然在穷乡僻壤里冒出一 个诸葛亮,那就不可思议了。《出师表》中,诸葛亮自己讲“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过了一千多年,现在说诸葛亮不是在南阳躬耕,这是没有依据的。
    对于诸葛亮躬耕地之争,二月河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观点。他曾在多个场合发表言论说:“历史不是一团泥巴,谁想捏个啥样是啥样;历史也不属于有钱人,历史是属于人民的。”二月河相信,真理总能越辩越明,他对某些地方的做法很不以为然,认为是“很滑稽的事”。
【事件】
争议背后藏“黑手”
    关于诸葛亮躬耕地,襄阳与南阳争了上千年,期间发生了不少备受关注的事件:
    明嘉靖年间,当时卧龙岗上香火旺盛,也正是诸葛亮躬耕地争论激烈之际,南阳说和襄阳说两派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官司打到翰林院,惊动了明世宗。
    清道光年间,籍属湖北宜昌的顾嘉蘅到南阳就任知府,当时,南阳人和襄阳人打官司争抢诸葛亮,顾知府情急之下写了一副对联——“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阳南阳”,置于武侯祠。
    1990年中国邮政发行《三国演义》特种邮票第二组,其中有一张是“三顾茅庐”。在此之前,我国史学界侧重于重大理论研究,对于像“诸葛草 庐所在地”之类问题未予关注,而“三顾”事件发生于何处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由此引发了一场波及全国的学术之争。最终,国家邮票发行部门不得不让两地 各自举办首发式。
    2003年人教版初中语文教材重新收录《隆中对》,其中加注称:“隆中,山名,在现在的湖北襄樊”。在《出师表》中把“南阳”注解为:“南阳,郡名,在现在的湖北襄阳一带”。此举强烈刺激了南阳上下,“教材门”爆发。结果,人教社给南阳道歉,修改了错误的教科书。
    2008年6月8日央视某栏目插播了一则湖北襄樊的城市广告——“诸葛躬耕地,山水襄樊城”,又激起了南阳人的抗议,是为“广告门”,结果以广告的停播而止。
    加之近期悬而未决的“新《三国》事件”,这些争论在旁人看来或已有些麻木,但深究之下,幕后隐藏着只只“黑手”,其中尤以“教材门”最为凸显——
    2002年12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教科书《语文》第六册第五单元,节选了两篇关于诸葛亮的古文:一是《隆中对》,二 是《出师表》,如此集中地反映一个历史文化现象,在解放后的教材中还是第一次。教材里的一些批注不仅与历史事实不符,并且更像极力在为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 正名。
    正当人们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之时,2003年7月18日《襄樊晚报》刊发了《〈隆中对〉复出的背后》的文章,该文从起源、提案、奔波、成功、声音五方面,较 为详细地介绍了襄樊方面为使《隆中对》重上语文教材而五上北京“做工作”等一系列鲜为人知的内幕。这篇文章在为某些人歌功颂德的同时,更让感情上正饱受伤 害的南阳人恍然大悟,引发南阳人的强烈抗议。
    虽然事件最终以人教社道歉,修改错误而终,但是,为了争诸葛亮的“躬耕之地”,竟然不惜五上北京“做工作”,这只幕后操盘黑手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刮目相视。
【历史】
“躬耕于南阳”无可辩驳
    在陈寿《三国志》中记载了诸葛亮上疏后主的前《出师表》:“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 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这一段话出自诸葛亮的奏章,可称为第一手材料,是无可非议的,因而,它是诸葛亮躬耕南阳最可信的 证据。
    在《诸葛亮集・文集・黄陵庙记》一文中,诸葛亮说:“仆躬耕南阳之庙,遂蒙刘氏顾草庐,势不可却,计事善之,于是情好日密,相拉总师。”黄陵庙位于长江西 陵峡南岸,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汉献帝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诸葛亮奉命领兵进军益州,船队进到西陵峡,他登岸看到一座断壁残垣的古庙,原来是祭祀 禹王和神牛的庙宇,由于年久失修,以致如此。诸葛亮感慨万千,即派人“复而兴之,再建其庙号”。庙宇建成后,即撰写了《黄陵庙记》,并刻碑铭记。在碑文 中,诸葛亮说了上述的那一段话,即“我在南阳躬耕着田地,承蒙先主刘备三顾草庐访我……”这一段话同诸葛亮在前《出师表》中所说“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是一致的,因而,这也是诸葛亮躬耕南阳的可靠证据。
    除此之外,李白《南都行》:“谁识卧龙客,长吟愁鬓斑”;杜甫《武侯庙》:“犹闻辞后主,不复卧南阳”;刘禹锡《陋室铭》:“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岳飞途经南阳所写《出师表》等等,都对诸葛亮躬耕南阳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襄阳说”的由来
    习凿齿,东晋文学家、史学家,襄阳(今湖北襄樊)人。习凿齿的名字可能不为大众所熟知,但是他在旷日持久的诸葛亮躬耕地之争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可以说是“襄阳说”的“发起人”。
    习凿齿在《汉晋春秋》写到:“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称隆中隶属南阳郡邓县。由此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南阳、襄阳躬耕地之争。 自习凿齿开始,南北朝时期不断有记载襄阳隆中与诸葛亮有关的文献,郦道元为《水经》作注时,根据东晋时期习凿齿“隆中隶属南阳郡邓县”之说,再加上自己的 臆断,将诸葛亮的“家”、“宅”明确为躬耕之地,自此而后,以讹传讹,诸葛亮躬耕地“襄阳说”正式形成。而据后世史学家考证,《汉晋春秋》多有不实之处, 习凿齿善作伪史在史学界也是有公论的。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明确无误地说:“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所以,南阳的武侯祠应当是名正言顺。襄阳方面则说,诸葛亮隐居隆中,而隆中当时属南阳郡的 邓县,因此隐居隆中即躬耕南阳,隆中才是诸葛亮真正的隐居之地。两地争论的关键在于:汉代的南阳郡究竟包括不包括隆中?
    “隆中”这一地名,较早出现于东晋王隐《蜀记》及习凿齿的《汉晋春秋》。《蜀记》曰:“晋永兴中,镇南将军刘弘至隆中,观亮故宅,立碣表闾,命太傅掾犍为 李兴文曰‘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鼙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这里的“隆山”是否即今日隆中呢?
    由秦至东汉以汉水东西走向为分界线其北为南阳郡,其南为南郡。从时间上来看,位于汉水以南的南郡建于公元前278年,南阳郡则建于前272年。南郡的建立 早于南阳郡六年,秦在汉水以南置南郡时,不可能独独留下一个隆中,六年以后再划归汉水以北之邓县。另外习凿齿既在《襄阳记》中说“秦兼天下,自汉以南为南 郡”,未言汉代有所改易,又说隆中属汉北之邓县。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值得一提的是,在1975年中国历史地图编辑组编辑、中华地图学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上,在东汉荆州刺史部中,今隆中一带明显被划在南郡辖区之内, 而未划为南阳郡。但是到了1990年3月,襄樊的同志在上海召集的“诸葛亮躬耕问题学术座谈会”上,邀请了《中国历史地图集》总编辑谭其骧,谭其骧在会上 以《中国历史图集》东汉部分对此画的不太清楚,是有差错的为由,将隆中重新归属为南阳郡,此举引起不少专家学者的诟病。本来经过众多专家学者研究、考证已 确定的学术问题,何以凭一人之言说改就改?其中寓意意味深长。《图集》的更改更使得“襄阳说”似乎变得有据可依……
【记者观点】
    先有“教材门”幕后操纵,后有“地图门”的扑朔迷离,现又借“新《三国》”推波助澜……在这场千年争夺战中,南阳人旧痛未愈又添新伤,这种做法不仅是对南 阳文化资源、人文资源的掠夺,更是对历史的亵渎。诸葛亮躬耕地的千年之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南阳?争议仍将继续,南阳父老在声讨他人不义的同时,更要审视 自己,据理力争。历史可以存疑,可以争论,我们不奢求一朝一夕就能澄清千年历史悬案,但我们不能眼巴巴看着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夺,而我们只能自己舔自己流 血的伤口!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1c38ce0100j752.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