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郎咸平:世界对中国说“不”? - 美国发动汇率战的目的

各位,用几个字概括现在的世界表情,那就是“世界不高兴”。世界为什么不高兴?因为世界对人民币汇率急了。看看德国央行行长说什么,他说你中国操纵了汇率,他警告把汇率当作额外政策工具的做法是对形势的误判,他还说,G7提醒国际收支顺差的新兴经济体推进更自由的汇率政策。之前G7就达成了汇率应反映经济基本面的协议。上个月,美国众院通过了“人民币法案”,如今呢,美国人又推迟了主要贸易对象汇率政策报告,为什么?他们要把人民币汇率的战火接着烧到G20。不光是发达经济体抱怨,新兴市场国家也跟着急,包括巴西在内的若干国家出手压低本币,巴西财长还建议G20搞一个新版“广场协议”。

我发现怎么世界在忙着对中国说“不”?我告诉你,现在简直就是大战前夕,黑云压城。今年5月,我在《新帝国主义在中国 2》就预言了以汇率大战为先锋的十几场大战,汇率大战、泡沫大战、气候大战、低碳美元大战、新能源大战、新能源汽车大战、金融资本大战、产业资本大战、转基因大战,甚至文化大战。。。很不幸,全都被我言中。当然我的预言从来就没有错过。如今,这十几场大战已经或者即将开打。中国对世界说“不”?太好笑了。各位,现在不是中国对世界说“不”的时候,而是世界在对中国说“不”。

说到中国经济惹恼了谁,我有话要讲。什么新广场协议,各位,汇率大战只是第一步。美国人更长远要的是什么?那就是强迫中国开放金融市场。我早就预测了中国经济将面临三大危机——资产泡沫化、经济停滞化和通货膨胀化。那么美国人怎么对付我们呢?用他们手上的三大武器,那就是汇率大战、贸易大战和成本大战,其目的就是完成中国经济殖民化的企图。

这三大战争呢,汇率大战是主战场,另外两个是次战场。美国透过贸易大战为辅助手段,逼迫我们在汇率大战中让步,从而打击中国的出口。同时,美国透过成本大战为辅助手段,全面拉动国际农矿原材料价格,恶化中国的通货膨胀,也抵消了人民币升值带来的进口的好处。

不过汇率大战除了打击中国的出口,还有一个更长远的目的就是要强迫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再来一个日本覆辙的翻版,完成美国人的一箭双雕。美国人在80年代用表面逼迫日本开放农业和服务业为饵,诱使日本在开放金融市场上做出让步。在日本引入金融衍生工具戳破了经济泡沫之后,日本陷入了20多年的萧条。回到人民币,中国政府说什么?说如果人民币升值5%以上,那将严重打击中国出口。好,既然你中国不能大幅升值人民币,那就必须在其他方面屈服和让步。

各位都知道东印度公司,19世纪末取代东印度公司的是怡和洋行。这个怡和洋行有两个翅膀,一个是金融资本,一个是产业资本。产业资本干什么呢?投资了一家“福公司”,在山西和河南挖矿。金融资本呢,向汇丰银行借来钱,在中国建铁路,包括京沈、沪宁。到了21世纪的今天,这两大资本还一直玩弄我们中国人。

那么问题的重点来了,那就是中国企业在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双重夹击之下怎么办?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到底有没有力量实现突围?我的答案很简单,向金融资本突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和金融资本的水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他们太厉害了,看看这一次的希腊危机就知道华尔街的本事有多大。所以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向产业资本要回定价权。

可是你以为光这样做就够了吗?远远不够。我们的企业还需要进一步地把握行业本质和产业链整合,像女鞋、运动鞋、红酒和茶叶这样面对消费者的行业,必须同时把握行业本质和6+1产业链整合才能够突围。那么不面对消费者而面对其他产业的中间产业呢?基本上就是产业链的问题,例如矿业、水泥、工程机械这样的行业,对于这些行业,“6+1”产业链的整合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有些面对消费者的行业并不存在产业链的问题,只有行业本质的问题,只要把握了本质就能在中国市场生存,这些行业基本上不牵扯到制造,例如网络方面的行业。

中国企业有没有、有哪些成功的企业突围?中国企业到底有戏没戏?各位看看我在《中国企业没戏吗》I和II里怎么说的。我们有的行业就已经成功突围了,例如女鞋(像百丽)和运动鞋(像安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