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从离家出走到考上北大 - z

在我的博文《别把高三当成孩子的炼狱》的跟贴中,有很多网友问:孩子不上高一这怎么可能?学校有这么开明吗?他是怎么回到学校的?下面我给大家讲讲他的这段经历,正好新的学期刚刚开始,就当给家长一个前车之鉴。

中考后,儿子从北京市重点中学的实验班回到了老公供职大学的附中,这是一所普通高中。他为什么会从市重点沦落到普通高中,这里面的故事更离奇,需要很长的篇幅才能讲清楚,在这里我只讲他高一休学期间发生的一些事。

高一开学的时候,老公决定让儿子休学,那个时候他正好13岁。让他休学主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当时他特别厌学,二是怕学校动不动请家长。因为他初二的时候我就到国外工作了,老公自认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管他,主要还是不愿意为了孩子不断地和老师发生冲突。



按理说,像我儿子这样的孩子是不应该产生厌学情绪的,因为他学习一点儿都不费劲,而且考试成绩一直很好,可他确实是厌学了。其实,儿子厌学情绪的产生和当时他在学校的处境有很大关系,而他的处境又和他当时的班主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经常告诉现在的家长,在现行的中国教育环境下,进重点学校不如进一个你有熟人关照的学校,进实验班不如进一个你认识的班主任所在的班。因为,老师的关照和开明,比传授知识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更重要,这是中国现今畸形的教育环境所决定的。

在初中时,由于儿子经常不写作业,老师特别愿意请家长,我们真的是很伤神。其实,他考试很好,我们家长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只是从遵守学习纪律来讲还可以算个事。可学校老师动辄就往思想品德方面联系,这让我们非常反感,一个12、3岁的孩子,有必要把不写作业和思想品德扯上吗?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所以,老公特别不愿意和他的中学老师打交道。

他当时厌学到什么程度,很难准确描绘,因为我不在家,都是后来老公和奶奶转述的。那个时候,他基本是每天坐卧不宁,心一点儿都静不下来,天天不是偷着看电视,就是偷着玩游戏。那个时候双安商场顶层的游戏机,赚了我儿子多少钱啊?所以,中国的这些经营场所应该说是违法的多,他们的不作为,给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危害。休学的前半学期,尽管他爸爸会给他留一些任务让他完成,比如看看书,背背英语单词,但儿子基本是在和他爸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只要他爸一出门,他马上把电视开了。为此,老公愤而把电视机的插头都剪了,但他还是能想尽办法把线接上。估计他爸爸快下班回家了,他还会把毛巾弄湿了搭在电视上降温,以免他爸发现他看过电视。为了把他爸爸的笔记本电脑从密码箱子里弄出来玩游戏,他硬是用螺丝刀把密码锁给撬坏了。那个时候的网络游戏还不普及,主要是在计算机上玩儿单机游戏。在家期间,他看了无数的港剧,时至今日,对香港影星依然如数家珍,比我都清楚。

他的所作所为,真正最受煎熬的是奶奶。每当老公不在家,儿子就成了老大,奶奶怎么说,他就是不听,可老公问奶奶孙子的表现时,奶奶又不敢告状。既心疼孙子挨打,又怕孙子恨她。

最严重的一次,儿子还离家出走了。老公当时都急疯了,打车在外面转了一整夜,几乎找遍了我家周边的学院区和北京主要街道、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临近中午,就在准备动用警察的时候,他自己回家了,说是身上没钱,又没吃早餐,肚子饿得受不了了,只好回家。后来问他晚上去哪儿了,他的回答能气你个半死。实际上,那个晚上他根本就没出大学的校园。从家里出来后,他到了学校绿地的土山上,找了个平点儿的地方躺了下来。他原本想等一会儿他爸的气消了以后偷偷溜回去,可没想到躺在地上就睡着了,等他冻醒的时候已经是早晨5点左右了。他一想,这个时候回去会吵醒爸爸和奶奶,所以临时决定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因为太早,又怕路上的巡警盘查,一直骑车走胡同。胡同里灯光昏暗,把他吓得半死,以后晚上打死都不会再出门了。看完升旗仪式后,他又骑车到西单图书大厦去看书,看了一个上午的武打小说,看饿了,就想到回家了。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是,正准备再次出门寻找儿子的老公和正准备回家吃午饭的儿子居然在大学门口碰上了。看到儿子自己回来了,惊魂未定的老公什么也没敢说,马上把儿子带到餐馆爆搓了一顿。

儿子离家出走一夜未归,老公始终没敢给我打电话,直到儿子回了家老公才告诉我。突然接到老公从国内打来的电话还挺高兴的,可知道儿子离家出走后我还是忍不住大哭。我当时在电话里对着老公狂吼,甚至恶狠狠地说:如果你把我儿子弄丢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老公对此非常后悔,而且后怕,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打儿子了。

到现在儿子还常拿这事嘲笑我老公,他说他躲在暗处看他爸急得四处找他觉得真好笑,离家出走回家没挨打还有好吃的应该多来几次。这当然是笑话,我儿子是没胆离家出走的,因为他应该算怕事的孩子。不过,这件事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那段混沌时期,他创造了很多雷人的名言,其中最经典,直至今天我们还常常提及的是:爸爸是一本厚重的书,在旁边就读,不在旁边就不读。我想这其中的寓意,大家都能懂吧?

休学后的寒假,儿子和老公一起到新加坡来探亲。老公待了不久就回国上班去了,剩下我和儿子独处。这是他第二次和我独处,第一次是因为他爸爸到美国去做高访。在我和儿子独处的这几个月时间里,为了让他重新对学习产生兴趣,我还真是费了不少心。

首先,我带他去参观了新加坡航空展。那年他刚13岁,按照新加坡航展的规定他根本进不去。为了把他打扮得成熟一些,我现给他买了一件牛仔衬衣,谎称他已经16岁。安检要求出示护照,我确实不知道需要验护照,所以没带。最后,安检还是让我们进去了。那年的航展让他特别受益,因为他很喜欢飞机,对军事科学和战史都很感兴趣。在航展会上,他亲眼看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军用飞机,如美国产的阿帕奇直升机,欧洲最新式的飓风战斗机,而且还登上了飓风战斗机的驾驶舱。在樟宜机场,我们还观看了法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空军的飞行表演。新加坡当时用于表演的飞机就全部是F116,而领头的就是新传媒的大姐大、著名艺人郑惠玉的老公。尽管这些表演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可是在旧金山湾看过美国空军特技飞行的,可对孩子来讲,其冲击力和震撼力是无疑的。看了展览回来,他在网上查阅了大量航空科技发展的相关资料,直到现在,他可以随口说出各种战斗机的主要技术参数。还需要特别提一下,那么好的航展,票价仅50新元。

其次,我带他到新加坡科技馆参观。新加坡科技馆在当时也比北京的强,很多都可以自己动手。在科技馆,他可以和当地的孩子一起互动。由于他已经初中毕业,基础知识要比同龄的懂得多一些,所以,他感到很自信,兴趣就比较浓。我还带他去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尽管我家就住在大学校园里,可和新加坡大学的校园比,差异还是很大的,特别是图书馆里的设施,即使是现在的北大清华也难以与之相比。

当然,带他去的最多的还是公园。圣陶沙、武吉知马山、东海岸、花芭山,我和他去过多次。一方面锻炼身体,另一方面我非常希望他能兴奋起来。另外,我还带他到电影院去看了很多电影。当时国内的电影院与国外有很大差异,进口大片不多,也没有环绕音响,所以,在新加坡看的电影他都特别喜欢。

在每次外出活动的时候我都会不失时机地和他讨论一些他感兴趣的话题。我们之间的话题很宽泛,天上地下,军事、历史、文化,上下五千年,纵横八百里,就是不谈学习。我和儿子谈话非常平等,不怎么把他当孩子,而是当朋友。所以,很多心里话,他比较愿意和我谈。慢慢地,他的心开始有些静了,可以在我上班的时候坐下来看书了。

有一天,他主动和我谈起了复学的事情。他有些犹豫地问我,如果他重新回到学校上高中会怎么样。我当时内心别提有多高兴了。我实事求是地给他作了分析:一种选择是他能够赶上现在高一的进度,也就是说他必须在剩下的两年内学完别人三年的高中课程并参加高考,而且还要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另外一种选择是可以降一级跟下一年入学的新生一起从高一开始学习。我明确表示,他能够跳级,也可以降级,这没什么问题,无论他选择哪种,我们都会尊重。

听了我的分析后他问我,我是否认为他直接回到学校上学能够赶上现在的进度。我非常肯定地告诉他没有问题,前提是只要你能够坐下来看书就行,高中的课程并不是太难。他最后告诉我,要马上回国上学。

当我们向学校表示孩子现在可以回学校复学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校长那关比较容易过,因为他和我们住在同一楼层,毕竟很熟,但其他老师和年级主任可都不太同意,特别是这所学校里还有很多老师是儿子小学同班同学的家长,这些人就更反对了,他们对我儿子的情感比较复杂,这一点我们能够理解。他们说这学校又不是你家开的怎么能想来就来,况且别人都上了快一年了,你中途回来能跟上吗?他们甚至提出了非常苛刻的复学条件:如果我儿子参加期中考试且每科成绩能够在年级前十,就同意他直接跟班学习,否则,只能跟下一年级。他回国的时候已经临近五一,而期中考试是在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提出他只能参加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等四科,其他语文、地理和计算机暂不参加期中考试。还是因为校长的关系,学校最终也同意了我们的意见,只考四科。其实那些提出每科必考的老师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即使再多加一门语文,他也必死无疑。文科的东西不是逻辑思维,而是需要理解加记忆,靠临阵磨枪是肯定不行的,他们的用意就是不想让他现在回到学校。

学校是在正式考试的前一天中午通知我家同意他参加期中考试的,学校的期中考试安排如下:

第一天上午:语文 下午:化学

第二天上午:数学 下午:物理

第三天上午:英语

在这几门考试中,我们最担心的是化学,因为化学的逻辑性不强,需要大量的记忆,这不是他的强项。考试前一天的下午,老公的同事帮助借来了化学课本,吃完晚饭后开始看书,第二天上午接着看,大约看了8个小时就去应考了。

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年级排名:数学第一,物理第二,英语第五,化学第八。他的成绩让学校里的任何老师都无话可说,就这样他顺利地回到学校跟班学习。期末参加北京市高中地理和计算机会考,全优。

正是这次期中考试,使他的数学科任老师发现了他,为他破格参加全国数学竞赛铺平了所有的道路。他的数学老师是北大数学系毕业的,也是北京奥校数学竞赛资深辅导老师。因为我儿子没上高一,错过了各种全国竞赛预赛,是这位老师的举荐让我儿子直接进入了全国竞赛的决赛。也算争气,每次都获了二等奖,这也是这位特级教师在自己教学班上唯一的收获。由此可见,生源的素质决定老师的教学成果。即使再著名的教师也不可能点石成金,我儿子就是一个典型事例。所以,家长千万不要盲目相信所谓的名师。

高一结束时,儿子年级排名12;高二第一学期开始跃居第一。此后,一直保持与第二名相差50分的水平。由于成绩突出,他在这所学校一路顺风顺水,再没有任何老师请过家长。而我儿子在这所学校所创造的辉煌,迄今还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从我儿子考上北大到现在,这里再没有一个学生考上北大清华。

所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不是只有进重点中学才能考上北大。

重点学校的高考升学率高不是名师的绝对作用,而是生源的问题。

名师的作用不是万能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