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8日星期五

世界系统探秘:控制世界的系统是怎么运作的?

不要对下列内容提出质疑,或者引用已知的东西来反驳,反驳的越多,越证明下面内容的正确性。

1.管理世界的基本系统组成。
管理世界的3个主要系统:金融系统,国家系统,宗教系统。
幕后的控制们制造了这3个神奇的系统,每个人都在这3个系统下生存。

国家系统:每个人都在此系统下生存,他为每个人提供各种公共服务,同时,一个很深的国家意识深深的植入每个人的脑海。有这么类似的话语:科学是无国界的,但是科学家是有国界的。这便是这种国家观念。国家,使每个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在介绍自己时,首先想到了这个属性,这个属性深深烙在每个人的身上。国家向每个人提供有限的公共服务时,也使用一些暴力手段,对其领土内事务实施有效管理。

金融系统:作为国家系统的辅助。金融系统是3个系统中最复杂的部分。提到金融系统,就必须提到货币。货币原本是作为商品等价物而存在,他的合法性,靠国家系统来保障。虽然货币发行,由某些实物提供保障(如金本位,资源本位),但是实际的货币发行过程,并不在每个需要货币的人的掌握中,也就是说过程看起来很合理,但是实际怎么操作,只有制定规则的人才知道,制定规则的人就是发行货币的人,他们在暗处。

宗教系统:这个系统作为国家和金融系统的辅助系统。这个系统会将人一网打尽。从真主到上帝,到苏美尔的神,无不是同一个玩意,甚至梵蒂冈的信仰和萨坦又是同一个玩意,目前尚不知道佛教是哪个体系的东西,但是和印度教应该有很大关联,很奇怪的是东西方的宗教似乎不是一个体系。也许东西方的幕后势力,也不是一个体系。不容置疑的是,宗教系统对人群起到的分化作用,远远大于国家系统。

2.管理世界的各个基本系统的运作模式。
管理世界的三大系统,以金融系统为中心进行运作,国家系统和宗教系统进行辅助。
金融系统:控制货币发行,提供以货币为单位的结算方式,各种各样的衍生品。

国家系统:使用法律与暴力作为依附于其的人群的秩序地基本保证(司法、执法、军警系统)。对金融系统提供支持,同时又依附于金融系统。(国家机器运转,是以财政作为保证,财政又以货币作为基础,因此,拥有货币发行权的金融系统就成了国家运作的基本保障,因为一切都需要钱,以货币作为保证)。

宗教系统:国家系统本身就对人群,起到了分化作用,因为不同的国籍,就是对人群的分化,每个人想到自己的时候,是首先把自己作为X国人,而非作为地球人类,此时宗教使人群进一步分化,又给人贴上一个分类标签:你是穆斯林,我是天主徒,他是修道者,这个又是佛教徒。

历次大规模战争,都离不开这3个系统,国家系统,宗教系统为战争提供理由以及炮灰,金融系统为战争提供货币支持,同时金融系统的拥有者们躲在背后控制战争的进程,并且从战争中获得利益,这个利益并非金钱,因为金钱,对于这个系统的拥有者是多余的,更大的利益是对这个世界的控制权。

历次战争例子:十字军东征,第一次世界大战(摩根财团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洛克菲勒财团干的好事)

这三个系统相辅相成,又拥有各自的子系统,来确保世界运作的,基本秩序。其中国家系统和金融系统,在当下的世界中,是结合的最紧密的。
3.国家系统与金融系统的组合方式

国家系统包含多个子系统。

教育系统:读写人的心智,将意识与想法植入人的大脑,任何教育,实质上都是意识植入一部分,因为很多实施教育的人自己也曾经受教育的阶段,因此
实施这类意识植入的人,没有从根本上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因为他们的意识也是以同样的方法被植入的。

生产服务系统: 为每个人提供必要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也会每个人提供就业的机会。企业这种形式,是这个文明开始时,就已经被安排在日程上的。
同时生产和服务系统提供的服务,不是无偿的,而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的结算工具就是“货币”,货币由金融系统提供。货币的供应虽然会与某些物品划上等号(金本位等),但是没有人知道到底会实际会发行多货币,因为有货币需求的人,没有货币发行的控制权,发行货币的人,没有对货币的需求(自给自足,自产自销,何来的需求?)。

法律与秩序系统: 表面上看,这个系统在维护世界的秩序时,似乎有其积极的,作用,但是实际上,这个系统更大的作用,是从肉体上消灭国家系统和金融系统无法控制的个体(控制者本身除外)

军事与防御系统:这个系统最主要目的就是实施战争,战争是实施威权统治和消灭多余人口的最有效方式。

金融系统也包含多个子系统。

银行系统:每个人创造的财富或者复出的劳动,皆以货币为等价物,银行收回这些等价物,并向外部贷出这些等价物。

债务系统:用债务系统来控制每个人,而债务的结算,由货币来承担。

金融衍生品:吸收无处可去的货币。
这两个系统的组合非常奇妙。

以货币系统来控制人的生存,人生活所需的一切,皆需要由货币来进行兑换,作为国家运转的税收,也由货币来支付,普通人获取货币的方式,只有工作(不管上班族也好,抄钱族也好,经商),才能不断取得这些等价物,而控制这个世界的人,拥有一切,并且提供这些等价物。同时债务也由货币这类等价物来进行偿付,因此,利用债务和生存,可以把许许多多的捆绑在这个系统内。同时,金融系统,借助“利息”和“金融衍生品投资”这些程序,制造出更多的货币需求(利息是凭空产生的,预计的货币发行量之外的东西,要应对利息产生货币,只能以货币发行来满足,因为代表利息的那些货币量,之前并没有在市场上流通,所以借助这个程序,货币的数量会越来越多!远远超过其所能兑换的物资的数量)

没有任何人会对这个系统产生怀疑,因为教育系统已经事先将某些意识强行植入每个人的大脑,没有人会意识到自己被奴役的事实,因为被强行植入的意识,告诉我每个人,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每个人从小,被告知能量守恒,单这只是一个猜想而已,并不是现实。借助这种意识植入,每个人都首先就从意识上得到一个假象,会认为我所需的任何东西不会凭空而来。

仅仅依靠这种简单的组合,要牢牢的把每个人绑紧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的,还必须依靠一些特殊的“程序”,这些程序最终目的是使每个人没法离开这个系统。

首先:很多知识,不是大多数人所能获得,比如某些物品的制造,自古都是如此。
其次:控制住原材料,这样就限制了每个人自行制造某些物品,控制原材料还是另一种控制每个人对货币需求的手段(这些个系统,围绕货币这个等价物进行的设计)。
紧接着:控制住能源,有了造物的知识,有了原材料,有了能源,那么每个人都可以自己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而不依赖“经济”特殊的程序。

“经济”和“市场”是一对很有趣味的程序,这两个程序,控制着人对货币这种等价物的需求,当原材料、能源不能以自由获取时,市场就成获取这些材料的唯一渠道,而幕后的控制者门,会以供应商的面目,出现在市场中(参看洛克菲勒家族),同时经济也出现了,这时候为了掩盖这两个程序的真相,
教育系统又会发挥出其自身的力量(谁写的世界通史中,关于物品交换,市场经济的内容?)
城市化是一剂毒药。

在引入“市场”这个程序之前,以物易物,大家不需要货币这个东西,同时,农耕社会,也使每个人可以自给自足,所以“国家系统”和“金融系统”这两者运作是自古就有的,一步步的走到现在,从原始社会奴隶的产生,到封建社会佃农,雇农的产生,这些都是设计的好的。因为土地可以提供给人生存的资源,有了这个自给自足的资源时候,金融系统是难以发挥起作用的,对人的控制完全依赖”国家系统“和”宗教系统“的,所以所谓的”社会分化“是金融系统入场的第一步。城市化以后的人,看似拥有了高质量的生活,现代化的生活资料,琳琅满目的高科技,似乎使生活变的异常绚丽,但是被城市化的人,对金融系统和国家系统的依赖也日趋严重。任何人对于财产的拥有,必须以国家系统来保证(土地所有权,住宅产权),因为人失去了可以维持基本生存的土地,所以必须依赖货币来换取基本生活资料,势必增加了人对金融系统的依赖性,因为一切服务,一切生存必须品,都必须依赖这个系统来获取,因此,人对于货币这种等价物的依赖也到了顶峰。

这时候我们的”教育系统“和另一个叫做”传媒的程序“开始了另一种运作,每个人都会被告知科技所带来的美好的未来,每个人再次被植入更多的物质需求,这类物质需求又是必须以货币这种等价物作为交换,因为人始终处于一种被奴役而不知自己被奴役的状态。每个人拼命的工作,出卖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知识这些需求的满足甚至永远也满足不了。回头看看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需要的东西:能果腹食物,能呼吸的空气,能喝的水,能栖身的地方,回头想,每个人都离不开这 4个东西,但是归根结底,能果腹的食物,是代价最高的,人必须使用更多生命来交换(工作换取货币,货币换取食物,因为没有了土地,一切都货币化了,要获取食物,需要付出更多的生命),如果没有货币,同样也是用生命来交换(饿死,从此无需食物)。
国家金融这两个系统把我们牢牢的控制着,宗教系统则让人为其所信仰的神进行能量输出(参考大卫艾克-Top of the world以及姜堪政的场导论)。
曾几何时,没有找到完善金融系统之前,国家系统和宗教系统利用威权统治着世界,同时,金融系统作为其幕后的手,推动的世界的”发展“。
金融系统这个东西,已经到了顶峰,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死死的捆绑住每个人,其对人的捆绑,甚至超过了国家这个系统。
奇妙吧,没有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会想到这些,因为,”教育系统“无时无刻在发挥着作用。
国家系统也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是迫害每个人,制造麻烦的根源。

每个国家都说要解决社会问题,可有趣的是,国家就是这个问题本身。从钓鱼岛,到南海争端,无非是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不知道这些国家的幕后是不是同一只黑手,如果是那就非常好理解:制造出动乱,使人陷入恐惧,同时增加对国家这个系统的依赖性,如果不是同一只黑手则更有意思,每个人对国家系统的依赖性会增强,同时,大家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战争的发生,从来都不是一个平民挑起的,国土也不是任何一个平民所拥有的,但是每个人平民确都要卷入战争。不止是战争,任何灾难性的事件都是如此,比如冲突,经济危机等,但这些从来都不是依赖货币供给的人制造的麻烦。但是每个人对这些意外事件都是不知其所以然,因为真相会被隐瞒,知识会被保密,各种伪造的价值观被四处传播,每个人皆是羔羊,确从来不知自己身处险境。

国家系统还另一种控制人的程序,叫做”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这个程序由教育系统配合进行实施,借助意识植入的方式配合实施。任何”民主“、”专制“、”自由“之类的概念,都是皆由这个系统植入人的意识中的。国家系统和意识形态形成了一种组合,比如美国+自由民主,中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些组合配合意识植入,使人产生了自己有自由选择任何一种组合权利的想法,同时配合各式各样的,其他权利,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是自由的。但是恰恰,每个人都是不自由的。因为这些个选项,都是别人制造的,没有一个是属于选择者自己制造的,但是就凭这些选项,很多人都认为自己的自由和权利由此体现。但是这种国家+意识形态组合方式,仍然不是重点,当今世界,不管人选择哪一种,都回避不了下面几点问题:

不论做出何种选择,所有的物质需求仍然需要货币来支付(包括基本的生存)。
不论做出何种选择,仍然在这个星球上,被牢牢的捆在这个星球上,只是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从对这种货币的需求转化成对另一种货币的需求。

多么神奇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居然牢牢把人困在了这个星球上。即使是北欧的社会主义福利社会,依然是以货币为基础,同时使人进一步丧失自己获取生存资料的能力,人对国家系统和金融系统依赖性进一步增强。

当“意识形态”这个程序对人不起作用的时候,轮到宗教系统出马了,他会讲漏网之鱼一网打尽。很多宗教都传播了整个地球,多么有趣的事情啊,宗教是跨越国家的存在,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还是印度人或者是日本人,即使不信奉任何意识形态也没有关系,只要你是佛教徒,你就会信仰佛祖,你是基督徒,你就会信仰基督。同样宗教是对“国家系统+意识形态”这种选项的补充,是一个多选项选择(各种表面上不同的宗教),同样的,你只有选择的权利,而没有决定每个选项的权利,因为选项已经被安排好了!

看看这个世界的规则多么有趣啊,利用一种需求物,衍生出多个互相配合的子系统,这些子系统,构成了世界秩序的基本体系,
同时利用教育系统的植入,使人接受这个系统,同时为了掩盖真相,制造出了很多选项供人选择,使人只看到了选项和过程的合理性,以为这是自己的自由,实际上呢?没有自由,这个系统一直支配着每个人同时每个人不决定自己选项的内容!

多么有趣的一个系统啊!人依赖一种等价物生存,选择“意识形态+国家”,同时宗教又将漏网之鱼一网打尽的同时,又制造出另一堆选项,又是不同的分化。可怜的人啊,身为奴隶,确没有任何觉醒,还自以为聪明的认为那些是自己的权利,对真正的自由确永远也看不到,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自由吧,虽然有一堆选项,但是制造选项的,从来都不是选择选项的人。

以上只是我所知道的世界规则,只是世界完整规则的一步份,只有规则制定者知道全部,但是谁能告诉我,制定者是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