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4日星期日

人民币价值在以令人恐怖的速度归零

  人民币的价值构成:资源+创新(不是中国制造)

  1.它拥有17亿亩耕地,60亿吨石油,3000亿吨煤等,

  2.还有十几亿人口通过劳动,用智慧创造的价值。

  20年后中国将打出它最后一滴石油;(而20年中生产的几亿辆汽车将成为废铜烂铁)

  30年后中国的稀有金属将几乎被挖光;(我们的铜,锌,锡等都要全部进口)

  40年后天然气将被耗尽;

  50年后随着3000亿吨煤被烧光。几十亿年的阳光所积累起来的化石资源将一去不复返。我们将不得不重新回到远古时代每天利用当日的阳光来维持现有的繁荣。而经过50年巨量化肥农药和年复一年地复耕复种,我们本已贫瘠的土地上,那时将铺满无数的太阳能玻璃板。5000年的中华文明将走向衰落!!

  我们现在每天的消耗,相当于没有开采化石资源以前(清朝以前)的几十年。资源的消耗在呈乘方级地增长,因此其资源品构成的人民币价值日渐减少。并在最后一块煤挖完后归零。

  中国最早的石油城“玉门”曾经因其丰富的资源被开发,房价达到同期首都北京的水平,然而随着石油资源开采殆尽。如今的石油城几乎被废弃。只剩下拆房的施工队,每拆一栋楼能得到几千元钱。

  也许有人会问“我们为啥不能在资源用尽后,用13亿人科技创新的劳动成果来换取资源”?

  美元在前几十年之所以被称做美金,黄金的价值被长期压制。正是由于美国人在其短暂的没有任何历史积淀的情况下,以无数伟大的如集成电路、互联网、搜索引擎、全球定位等不计其数的伟大发明创造了只有人类才能创造的巨大的无形价值。(当然美国自身也拥有肥沃的土地和取之不尽的矿产资源)

  然而遗憾的是13亿中国人既不懂学习自然科学的语言(英语)(全世界百分之百的科学文献是英语),也没有学习自然科学的兴趣(人人只顾投机取巧挣快钱,成千上万的所谓学者精英也都是花钱买个文科博士以便为升官发财铺路)

  首先死去的将是我们的父亲(土地)和母亲(河流)

  假如用人来比喻土地,俄罗斯的土地无疑是最舒适安逸的,每年只种一季。美国的土地则是正常八小时上班,小麦只收走麦穗,麦秆则全部烂在地里。即便是日本这样工资极高的国家,农民们也不用任何农药化肥,而是小心地呵护他们的土地。而我们的土地是最含辛茹苦的,要年复一年地种两到三茬。每年投入的化肥量更是几十倍于欧洲。我们的土地还要承担每年数以亿吨的垃圾填埋,几十亿桶汽车机油和洗发水的倾泻。无数塑料大棚和地膜的污染。以及未来越来越多为了储备当日的阳光而制造的数以百亿、千亿计的太阳能电池的处理。

  中国以世界上7%的耕地要养活20%的人口。还要承受五花八门经济发展带来的污染。如果说每一个电池是一个射向祖国的弹片,每一瓶洗洁精就是子弹,每一部空调就是匕首,每一辆汽车就是炮口。已经在5000年里养育了几百亿炎黄子孙的华夏大地。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空前浩劫和致命摧残!

  说完了土地,不得不提一下比食物更重要的水。

  过去说西安人一年不洗澡,从某种角度说是用我们人类的“脏”换来的大自然的“干净”。而如今作为一个极度缺水的城市北京,每天光清洗汽车消耗的水就比过去全北京人的日常生活用水还要多几倍。

  为“发展”,我们搞脏了我们极其匮乏的水,中国一年生活污水量22亿吨,相当于34个十三陵水库或76个昆明湖。这恐怕是几千年前大禹做梦也想不到的。

  目前中国7大水系的20%是五类和劣五类水,连作为农业用水也不可能。

  中国没有被污染过的河流已经绝迹了。黄河沿岸高污染企业林立,废污水排放量逐年增大,导致黄河沿岸部分灌溉面积近似于污水灌溉,黄河流域的农村地区出现了大量癌症村。长此以往,随着农业人口的缩减和城市人口的膨胀,以及农业环境的恶化,中国也将不得不面临严峻的粮食危机和挑战。

  全国1/3的城市人口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有1/3的国土被酸雨侵蚀。1/3的国土荒漠化,而且还在以每年1万多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增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