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

无恒产者无恒心

  管子说,“衣食足而后知荣辱,仓廪实而后知礼义”,人总得先吃饱了肚子,才能有精力去追求更高层次的“知荣辱”与“知礼义”的生活。鲁迅在回答“青年应当向怎样的目标”这个问题时说,“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有敢来阻碍这三事者,无论是谁,我们都反抗他,扑灭他!”如果一个人连生存与温饱都还成问题,而我们却对他们提出过高的道德要求或硬把他们往“发展”的路上赶,则未免显得太苛了——我们这些一诺千金、慈悲为怀的人,如果处于他们的境地,也许比他们还要不堪——自己做不到的事,何必强求别人呢?
  孟子说,“无恒产者无恒心”,这是很自然的。每个人都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肉体的或精神上的弱点,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像苏秦一样地“头悬梁,锥刺股”,或者,学习匡衡的“凿壁偷光”;毕竟,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这么地艰苦卓绝,虽然这些人很值得我们学习——有恒心去效法固然好,若不能,却也不必勉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