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星期六

少无大志 英嘉配绝命死穴


台湾资深媒体人黄创夏13日在网上发文称,英嘉配的绝命死穴便是少无大志,目前的种种都是源自于此。而他更在文中提出让蔡英文与苏嘉全要想清楚、弄明白,主动开辟新战场来解决问题。全文如下:

“麻雀”真的能够变“凤凰”吗?躲在温室内作作白日梦或许可以,真正接受到狂风骤雨的洗礼,终究会让人发现,“麻雀”或许进化成“火鸡”,想要变成“孔雀”都不可得,遑论是“凤凰”。

“三只小猪”铺开了蔡英文与苏嘉全的总统路,接二连三的“宇昌生技”、“猛男秀”、“农舍”事件,让蔡英文与苏嘉全声势顿挫,更让人看到了“少无大志”的英嘉配的“致命死穴”正逐渐曝露。

正因为“少无大志”,所以当失去副阁揆职位之后的蔡英文,被李远哲、翁启惠与何大一等人拱一拱,就以为自己可以当“生技业大亨”,乐于去当门神,顺便赚一点“才一千多万元”的“非暴利”。

同样也是因为少无大志,所以卸任官职的第一时间,蔡英文想到的是她的“合法权益”,急急忙忙地去办理“十八%优惠存款”,让她留下了一个“领十八%,骂十八%”的污名。

还是因为少无大志,原本也没想过真的可能有机会当总统,所以民进党史上“不分区立委”最有掌控权的党主席蔡英文,脑中只想到“照顾朋友”,在不分区名单安全范围内大摆能战的青壮辈,因此被讥是“办后事名单”,好像是为了要“托孤”!

少无大志,不是法律问题,绝非道德争议,而是格局问题,是眼界问题。

正因为少无大志,蔡英文如今被抓到死穴罩门,对手当然会强攻猛击。

可叹的事,蔡英文的副手苏嘉全,加上他的太太洪恒珠,不但无法辅弼蔡英文,这对夫妻更是“少无大志”的极品。

从农舍争议到猛男秀,还有所谓的洪恒珠“升官记”……这些故事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大费周章,蝇头小利”!

看看这一对乡下夫妻,搞东搞西,结果往往只是万把元的“房租”、一万多元的“加薪”,以及在灯红酒绿中忘形的自以为是“舞姿曼妙、婀娜多姿”。

苏嘉全这对夫妻,真有什么弥天大恶吗?坦白说到现在也还没有具体实证,他们,就是一对乡下小诸侯,有点权,有点势后,就想要夸耀,就想要展示,就想要被人捧到高高的。

曾经有人把洪恒珠和吴淑珍相提并论,称之为“珍珠姐妹”,吴淑珍一定会很生气,看看洪恒珠那种“小儿科”,连占便宜都不脱老土味,哪里能和动辄亿来亿去,眼中都是顶级珠宝,往来都是豪奢贵妇的吴淑珍相比。

说穿了,苏嘉全和蔡英文也是一模一样,都是少无大志,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因为时势的推移,他们真的会有“麻雀”要当“凤凰”的一日。

问题就在此,“麻雀”终究是“麻雀”,碰到“凤凰”的审美观,必定处处窘困!

而更大的问题,却乏人询问:既然已经是民主时代,为什么在高枝上的必须永远是“凤凰”,“麻雀”虽是“麻雀”,难道不该是“平等”?为什么一定要用“凤凰”美学当成唯一标准。

如果“凤凰美学”才是大位的唯一标准,岂不是落实了台湾的政治终究还是“门第制度”、“世袭垄断”,或不是“皇门贵胄”或是“御前行走”出身,因而从小被培养的“幼凤”,就永远没资格登上枝头?

更重要的是,“麻雀”终究是“麻雀”,与其迎合“凤凰美学”,弄到自己愈来愈“四不像”,任由自己的致命死穴被人攻、被击打,蔡英文与苏嘉全何必如此没自信,想一想当年的黄信介,他可是从来不遮掩自己的“麻雀美学”,反受人敬重。

少无大志,不是问题,而是如何能够更有自信,想清楚、弄明白,主动开辟新战场,不是被动受“凤凰美学”捆绑,才是蔡英文与苏嘉全面临窘迫时的更大考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