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1日星期一

“第三次工业革命”摆脱经济危机的必由之路

在杰里米·里夫金的专著《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中文版面世之际,《经济参考报》记者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里夫金就很多外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深入而细致的讲解。在他眼中,“第三次工业革命”不仅仅是一个学术概念,更是当前全球摆脱经济危机的必由之路。



  什么是“第三次工业革命” 


  “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成为一个热门词汇,不仅是里夫金这样的学者,对它进行了深入研究,《经济学人》这样的知名媒体同样对它给予了高度关注。事实上,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成为欧洲很多国家实现未来经济进一步增长的手段,而其他国家也感受到了这股潮流,希望能借此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 


  但对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第三次工业革命”仍是一个十分模糊的概念。而不同的学者,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概念也有不同的理解。正因如此,里夫金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首先给“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行了一番定义。 


  里夫金认为,所谓“工业革命”,参考已经被各界广泛认知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情况,必须包含三大要素:新能源技术的出现、新通讯技术的出现以及新能源和新通讯技术的融合。当新的能源、通讯技术出现、使用和不断融合时,将极大地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进而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 


  因此,里夫金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目前新兴的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使用和不断融合后,将带给人类生产方式以及生活方式的再次巨大改变。他指出,当新的通信技术和能源技术出现,并且相互融合,将会极大地推动经济的发展。例如,19世纪世界迎来了一次通讯技术与能源技术的融合,这就是所谓的第一次革命。当时以蒸汽为动力的印刷机代替了手工印刷,这使得人类可以以低成本制作大量的印刷品。此时,学校大量出现,知识得以传播,新的经济模式日益崛起,最终造就了密集的城市核心区和拔地而起的工厂。20世纪,人类经历了第二次通讯技术与能源技术的融合,即第二次工业革命。电视、电话、广播等新型通讯技术的出现以及电力、石油等新能源的使用,极大地改变了经济形态以及人们的生活,催生出城郊大片的房地产业以及工业区的繁荣。 


  “目前,我们面临类似的情况,新的能源技术和通讯技术正在融合,其结果将再次改变我们的经济形态和生活方式。”里夫金这样说。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概念之所以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是因为第二次工业革命正在进入尾声,就像日落一样。”里夫金说,我们目前面临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其原因是以化石燃料以及相关技术为基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日薄西山,无法再支撑世界经济的发展。这是因为相关的技术已经日渐落后,而以此为基础的工业生产也越来越没有效率。 


  里夫金介绍,根据一项对全球人均石油峰值的研究,在1979年第二次工业革命高峰期就已出现。英国石油公司进行的另一项研究以及后续其他研究也证实了这一判断。更重要的是,2007年年中,当国际油价超过每桶70美元时,就已经使全球经济处于巨大的风险中。原因很简单,在全球经济体系下,任何商业活动都与石油化石能源息息相关。 


  另外,世界面临全球性的气候变化,使得农业也面临着冲击。“所以,我们不得不问,我们该何去何从?显然,我们需要以新的经济洞察力去思考这个问题,这迫使我们提出新的发展策略,以便使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尽快摆脱这场危机。在2040年前我们还需要进一步降低碳排放。而这就是我们在21世纪的情况。” 


  “我想我们应该问这样一个问题,全球性的工业革命将如何发生?”里夫金这样回答:“我无法给出欧洲、中国或者其他国家的路线图,但如果考察之前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当新的通信技术和能源技术出现,并且相互融合,将会极大地推动经济的发展。而我们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机遇。” 


  里夫金向记者表示,第三次工业革命将和前两次工业革命截然不同,将是摆脱经济危机的必由之路。他认为,“前两次工业革命中的通讯技术都是"中心化"的,能源的生产方式以及工业生产方式,都是集中生产。但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的互联网技术,则更多的是一种点对点的分散式技术,这样将使分散式的能源生产和工业生产成为可能。而这种生产方式将更有效率,同时也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里夫金说。 


  里夫金介绍,为了摆脱经济危机,欧洲已经开始进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尝试。欧洲计划在2020年前,有可再生能源提供20%的电力,到2030年,30%的电力将来源于绿色能源。这一计划并非空谈,新技术的不断完善和使用,让可再生能源的生产成本不断下降。例如,光伏发电的成本有望以每年8%的速度下降,使得发电成本每八年就能降低一半。如果全球用电量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到2012年,光伏发电将会在整个欧洲市场达到电网平均价,甚至低于这一水平。而一项令人振奋的研究显示,太阳光线一小时的照射所产生的能量足以支撑全球经济运行一年。如果这些能源能够得到有效利用,那么新能源毫无疑问将成为摆脱此次经济危机的一大基础。 


  五大支柱必须协同发展 


  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实现方式,进行了细致的规划,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倡导的“五大支柱”。据他介绍,目前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已经以此为基础,制定了各自未来的经济发展战略。 


  在书中,里夫金这样介绍五大支柱:支柱一,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支柱二,将每一大洲的建筑转化为微型发电厂,以便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支柱三,在每一栋建筑物以及基础设施中使用氢气和其他储存技术,以存储间歇式能源;支柱四,利用能源互联网技术将每一大洲的电力网转化为能源共享网络,这一共享网络的工作原理类似于互联网;支柱五,将运输工具转向插电式以及燃料电池动力车,这种电动车所需的电可以通过洲际间的共享电网平台进行买卖。 


  里夫金指出,之所以提出这五大支柱,是因为这些将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的关键要素。“支柱一是能源本身,也是新能源技术以及新能源技术和新通讯技术融合的基础;支柱二是能源的生产方式;支柱三是能源的储存形式;支柱四是能源的分享机制;支柱五是如何更加有效地利用新能源,而这种方式也会极大地促进新能源的推广。”里夫金这样解释。 


  里夫金认为,作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键要素,五大支柱必须协同发展,不能有所偏废。他以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的汽车工业为例,进一步说明了协同发展的重要性。他介绍,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电信技术与燃油内燃机的结合引发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工厂的电气化迎来了批量工业制成品时代,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汽车的出现。亨利·福特对T型汽油动力汽车的大量生产,从根本上改变了以往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社会。几乎在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人们卖掉马车换上汽车。为了满足对燃料持续增长的需求,新型石油工业获得了高速发展。汽车工业发展的同时,其他产业也在协同发展。不到20年,美国各地遍布水泥公路,美国人也因此开始迁移,在几年前还是偏远乡村的土地上重新安家。同时,电话以及随后出现的收音机和电视机,重塑了人们的生活,催生出一种全新的信息网络,使人们从此踏入了石油和汽车的时代。 


  里夫金向记者强调,五大支柱一定要协同发展,不能有所偏废。他介绍,在过去几年,他在意大利和挪威考察时,已经见识了当地的太阳能和氢能等新能源的生产和使用。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各界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能源的集中生产上,这是第二次工业革命阶段的能源生产方式,事实已经证明这种生产方式将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效率。 


  “在欧洲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仅仅生产各种新能源是无法帮助我们走出发展困境的。因此,支柱二的重点是建筑物。欧洲拥有超过1亿9000万建筑,我们的目标是使大部分建筑变成可以生产能源的微型发电厂。这样一来,每栋建筑都可以根据自己不同的特点,利用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生产电力。支柱二将极大地推动欧洲经济,更重要的是这将创造出数以百万计的新工作机会。”里夫金这样说。 


  里夫金进一步指出,同样不能忽略能源储存技术,因为“阳光不会一直明媚,风力不会一直充裕”。电力公司和公共事业公司曾向他抱怨,当电网中有15%到20%,甚至更多的比例来自可再生能源时,电网供电就会受到天气影响,电网将面临周期性断电、限电的风险。里夫金对此却并不担 


  心,他介绍,事实上目前在技术层面,已经找到了储存间歇性能源的解决之道。其中,最为成熟和可行的技术,就是以氢为介质生产的长期储存材料。 


  里夫金说,氢来源广泛,价格相对低廉,技术也很成熟。宇航员在太空中以氢为燃料绕地球飞行已经近50年,是将其拿回来做可再生能源储存介质的时候了。“欧洲提出将花费90亿欧元,用于为建筑配套氢和其他能源贮存设备。”里夫金认为,外界已经注意到了支柱三的重要性。 


  对于互联网等新兴通讯技术,里夫金同样十分看重。他认为,这关乎可再生能源是否可以有效分享以及如何分享,将决定新型能源能否被接受,能否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基础。 


  里夫金介绍,目前越来越多的人都对建立一个“能源互联网”表示出了兴趣。IBM、思科、西门子、通用等大公司正在跃跃欲试,期望把智能电网变成能够运输电力的新型高速公路。由此,电子传输网络将会变成信息能源网络,使得数以百万计自助生产能源的人们能够通过对等网络的方式分享彼此的能源。 


  “由于电网电流在一天24小时内是不间断变化的,因此每栋大厦中分布在数字仪表上的信息会采用动态定价形式,以便消费者能够根据价格变动,自动调整用电量。此外,能够接受用电调整的消费者,将会享受相应的优惠。与此同时,动态定价也将促使能源生产商们把握回收电流的最佳时机。”里夫金这样解释能源互联网的运作机制,因此他也再次强调了互联网等新型通讯技术的重要性。 


  对于里夫金的协同发展观点,目前有学者仍持有不同意见,认为新能源技术,或者新通讯技术可以单独发展,进而推动全球经济发展。在采访中,里夫金回应了这种观点。他认为,新能源或新通讯技术单独发展,尽管会对经济发展产生推动,但难以产生“工业革命”式的效果。 


  “新能源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将扮演者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主要是因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化石能源,已经无法支撑全球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特别是在高油价以及地缘政治日趋紧张的今天,传统的化石能源还可能限制经济的发展。而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能源等新型能源则具有极大的优势,并可以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基础。”里夫金继续“因此,不能抛开新能源去谈第三次工业革命。” 


  在里夫金看来,互联网等新通讯技术可以帮助分散式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并实现其储存和分享,并能使利用率大大提升,其在五大支柱和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我举个例子,通过互联网,唱片业实现了分散式的销售,这使得唱片业再度繁荣。而通过互联网等技术,分散式的能源生产和分享的成本将大大降低,会对五大支柱中的其他因素有所促进。”里夫金这样说。 


  奥巴马的能源政策是失败的 


  在进一步说明五大支柱需要协同发展时,里夫金用美国的能源政策做了一番阐释。在他看来,奥巴马总统的新能源政策是失败的。 


  “如果只重视五大支柱其中之一,例如只重视国内市场的能源生产,一切将变得毫无意义。美国就在这方面犯了错误。奥巴马总统的新能源政策浪费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使纳税人的钱打了水漂。他的新能源政策并没有产生推动经济发展的基础作用。例如,在某一州进行燃料电池生产,在另一州建设太阳能发电厂,但却并没有将这些联系起来,使得这些投入很难单独发挥效果,更谈不上对经济产生推动作用。”里夫金流露出些许失望。 


  里夫金进一步说明:“我再次以汽车工业为例,解释协同发展的重要性。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美国做得很好,除了汽车制造外,同期还诞生了全国范围的加油站系统、高速公路系统,还加速了城市化和郊区住宅化进程,而这又进一步促进了电力系统的建设。事实上,这些都是共同发展的,不会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而目前美国的能源政策,并没有体现出对协同发展的深思熟虑。” 


  在采访中,里夫金多次提到了美国的能源政策,他说之所以反复提及美国的能源政策,是希望给其他国家以警示。 


  他介绍,在上任第一天,奥巴马就立即着手解决美国的经济复苏问题。奥巴马政府将经济复苏问题与国内所面临的其他两大问题能源安全和其后变化联系在一起。奥巴马总统开始谈论绿色经济的前景,以及可能创造出的新工作机会。每当奥巴马提到绿色经济复苏计划时,总能提出一长串其政府将要实施或建议的项目方案和具体实施措施名单。这些方案中有相当一部分获得了奥巴马政府的资金支持。比如,投入116亿美元用于提高能源效率、63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的建设、44亿美元用于电网点带化改造、20亿用于研发插电式动力汽车和燃料电池技术。但奥巴马的政策缺少协同发展的远见。使得很多政策成为摆在美国民众面前的一堆实验性计划和搁置项目。 


  他认为,欧洲的经验值得借鉴。目前欧洲议会已经认可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并制定了行之有效的规划,而德国等一些欧洲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2007年5月,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正式宣言,该宣言将进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任务交付给欧盟27国的立法部门。议会对新经济愿景的强烈支持向世界其他地区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号欧洲已经走上了新经济之路。 


  “而美国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里夫金说,目前美国正在投资在中西部和西南部安装巨型、集中的风能和太阳能电厂。然后建立一个超高压电网,将这些人口较为稀少地区所产生的电能输送给东部人口密集地区。但可悲的是,电网的建设费用将分摊到数百万消费者头上。这种对可再生能源的集中生产、统一分配的政策,并没有得到东部各州和电力公司的认可。2010年7月,新英格兰和中大西洋地区11个州的州长联合致信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和少数党领袖,反对这一输电政策。很多州长认为,这将损害部分地区推进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努力,同时也不利于创造就业。更可怕的是,这一项目投资高达1600亿美元。 


  “我和很多学者认为,此次经济危机的实质,其实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难以为继。但奥巴马政府却不愿正视这一现实,而是花了无数纳税人的钱,去拯救银行业。通过进一步的金融改革和监管,可能会缓解此次经济危机,但却无法摆脱,这是因为我们没有找到经济继续持续发展的动力。” 


  “但是欧洲已经看清了形势。欧洲计划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消耗,占到能源总消耗的20%,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将成为欧洲生产三分之一的电力。而德国等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将建筑改造成微型发电厂了。另外,戴姆勒公司的氢气动力客车已经作为欧洲清洁能源项目的一部分在汉堡、阿姆斯特丹、伦敦、柏林、马德里等一些城市投入运营。另外,欧洲还在和地中海地区的非欧洲国家以及非洲国家,商谈跨洲能源分享的可能性。”里夫金认为,欧洲已经成为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领导者,并走在了前面。对于其他国家而言,选择就在眼前,其决定将直接影响未来国家的经济前景。 


  观点精选 


  所 谓 “ 工 业 革命”,必须包含三大要素:新能源技术的出现、新通讯技术的出现以及新能源和新通讯技术的融合。当新的能源、通讯技术出现、使用和不断融合时,将极大地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进而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 


  “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目前新兴的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使用和不断融合后,将带给人类生产方式以及生活方式的再次巨大改变。 


  我们目前面临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其原因是以化石燃料以及相关技术为基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日薄西山,无法再支撑世界经济的发展。 


  欧洲已经开始进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尝试。欧洲计划在2020年前,有可再生能源提供20%的电力,到2030年,30%的电力将来源于绿色能源。 


  一项令人振奋的研究显示,太阳光线一小时的照射所产生的能量足以支撑全球经济运行一年。如果这些能源能够得到有效利用,那么新能源毫无疑问将成为摆脱此次经济危机的一大基础。 


  新能源或新通讯技术单独发展,尽管会对经济发展产生推动,但难以产生“工业革命”式的效果。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实现方式,“五大支柱”非常重要。支柱一,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支柱二,将每一大洲的建筑转化为微型发电厂,以便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支柱三,在每一栋建筑物以及基础设施中使用氢气和其他储存技术,以存储间歇式能源;支柱四,利用能源互联网技术将每一大洲的电力网转化为能源共享网络,这一共享网络的工作原理类似于互联网;支柱五,将运输工具转向插电式以及燃料电池动力车,这种电动车所需的电可以通过洲际间的共享电网平台进行买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