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星期日

“伦敦鲸鱼”扰乱全球债市


近几周来,对冲基金和其他投资者对一些信贷市场的异常波动感到困惑,他们纷纷议论那个财力深不可测、绰号“伦敦鲸鱼”的交易员的真实身份。

据知情人士说,该交易员名为伊科西尔(Bruno Michel Iksil),行事低调,在法国出生,目前受雇于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

伊科西尔为摩根大通重仓建立了相当于违约保险的信用违约掉期(CDS)头寸。知情人士说,在一定程度上为了应对可能受伊科西尔交易影响出现的市场波动,一些对冲基金和其他投资者重仓建立了与伊科西尔对立的头寸。

这些投资者一直在根据一个CDS指数购买一篮子企业债的违约保险。伊科西尔一直在卖出这些违约保险,他押注的是这些公司不会违约。

伊科西尔基本不在伦敦上班。知情人士透露,他近年来为摩根大通首席投资办公室每年赚1亿美元左右。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摩根大通或这位交易员有违规操作。

伊科西尔没有回复记者要求置评的电话或电子邮件。

摩根大通说,首席投资办公室主要关注管理长期结构性资产和公司负债,而非短期盈利。

摩根大通还说,我们首席投资办公室的工作是为消除结构性风险,其投资是为了让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形成更好的组合。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交易员古普塔(Kavi Gupta)周四就这位神秘交易员向投资者发信息说,对冲基金正在加速建立与伊科西尔这位大多头相反的头寸。古普塔写道,快钱闻到了血腥味。美银美林对此不予置评。

对冲基金正在押注根据该指数购买的违约保险价格将上涨,伊科西尔可能会为此亏钱,从而被迫减少所持的部分CDS头寸。

购买CDS指数违约保险目前要比单独购买该指数成分公司的违约保险便宜。

知情人士透露,伊科西尔的任何削减头寸之举都可能会让对冲基金获利、摩根大通受损。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伊科西尔有削减头寸的打算。

摩根大通经过金融危机的洗礼,已成为最有实力的全球性银行之一。该公司首席执行长戴蒙(James Dimon)经常夸耀该公司“固若金汤的资产负债表”。

知情人士说,伊科西尔的交易得到了部分对冲,也就是说,用一些反向交易做了保护。这些人士说,戴蒙定期获得有关伊科西尔团队部分仓位细节的通报。

一位知情人士说,摩根大通的测试显示,如果经济或市场下行,伊科西尔的仓位可能会获利。

按资产规模计算,摩根大通是美国最大的银行。一些跟踪该行的分析师表示不了解伊科西尔团队的交易情况。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银行业分析师卡西迪(Gerard Cassidy)说,摩根大通曾谈到过他们的投资策略、流程和风险控制,但没有强调过这个部门。

摩根大通说,我们在季度财报中披露首席投资办公室的业绩,在监管机构面前是完全透明的。

伊科西尔任职摩根大通始于2007年1月。他每星期从巴黎的住所前往伦敦上班,星期五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工作。一位曾与伊科西尔共事的人士说,他有时候在办公室穿黑色牛仔裤,很少打领带。

知情人士说,伊科西尔与两位初级交易员一起工作,重点是信贷市场的复杂交易,多数时候都是自己想出投资策略,然后让银行高管批准。

过去,他常常看空市场,并按照这个思路进行交易。有时候他会批评同事对市场的看法过于乐观。他的一部分最好成绩是在市场下行时期实现的,不过他也曾在市场波动时期犯下错误。

不过最近,伊科西尔变得更加乐观。他已经在卖出信用违约掉期产品,这些产品的意义是为一个包含125家公司的指数提供保护。这事实上意味着他在下注赌这些公司信用状况将有所改善。具体而言,是下注跟踪这些公司的指数“CDX IG 9”。

交易员说,由于伊科西尔的多头交易数量很大,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指数本身的变化。现在,就在伊科西尔卖出以这一指数为基础的信用保险时,一些对冲基金和其他类型的投资者已经买进该指数的保险。

一些投资者说,他们在下注伊科西尔或将不得不撤走部分多头交易,撤走原因可能是即将生效的“沃尔克法则”(Volcker rule)对银行冒险进行了限制,从而将推高信用保险成本。摩根大通曾说,沃尔克法则不禁止首席投资办公室的投资或对冲活动。

存管信托及结算公司(Depository Trust & Clearing Corp.)的数据显示,3月30日,CDX IG 9指数的净“虚拟”成交量从年初的926亿美元上升至1,446亿美元,由此可见这种交易有多红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